Phos

近期目标:
充实生活、训练思想、培养情感

明灯

*(救护车告知漂移雷神的死讯)
(时间在岩石帝国之后、两人归队之前)

*
“孩子。”救护车走进漂移身后的阴影里,稍微调高音量。
剑士停止擦剑、关掉内置音乐播放系统,快速起身面对医官。救护车几乎不用这种凝重的语气叫他“孩子”,除非他有很重要的话要说。
救护车因为他的反应一愣。深深置换后他谨慎措辞,像过去四百万年的无数次一样却又略有不同。“我想告诉你一个坏消息。”
竖起的白色角雕瞬间僵硬,被调低音量的置换突然卡住,他几乎能从对方因恐惧而张大的金色光镜中读出问话:“有我认识的人死了吗?”
这孩子的直觉一向准得可怕。
“是雷神。”
前霸天虎的磁场陡然波动,引得空气一阵嗡鸣。半入土的回忆从深渊升起、因融合各种情感而迅速膨胀,最终沉重坚硬地卡进他有裂缝的火种舱中。身后的巨剑突然变沉,散发出臭氧和能量液的熟悉气味——从无数相同噩梦中追杀到现实生活的气味...一只搭在肩上的手把他从愈陷愈深的回忆漩涡中拖出,漂移这才意识到清洗液已盈满光学镜框。
——连流泪的能力都是水晶城还给他的。战争中大多数机都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改造了清洗液分泌系统,霸天虎尤甚。“要知道,承认自己的脆弱并不是件丢人的事。”飞翼的评价犹在耳畔。

[我被普神诅咒了吗?我的转变必须以他人的死亡为代价?这种诅咒是否还会继续?我还会失去多少师友?我能做什么、怎么做才能不辜负他们?我什么时候才能和自己和解?
我什么时候——什么时候才能像他们照亮我一样照亮别人?]

清洗液终于濡湿医官的右手,救护车没有擦去 ,而是把漂移紧紧抱进怀中。他关闭光镜,感受着肩膀上迅速积累的温度,在闷住的哭声中轻拍剑士一抖一抖的后背。“漂移,你还有我,”声音温柔而坚定,“我一直在这儿。”

一颗火种承受不了太多生命的重量。他一直知道。

End

评论

热度(13)